您現在的位置: 河大新聞網  >>  媒體河大  >> 正文 選擇字號【發香港的集運倉地址是哪裏】

《河南日報理論版》春節習俗的現代轉型

【新聞作者:彭恆禮  來自: 河南日報 2021-2-14  已訪問: 責任編輯:劉辰辰 】

春節,古稱元旦、元日、元正、新年,是以辭舊迎新為主題的傳統佳節。“春節”作為正式名稱出現較晚,1913年袁世凱北洋政府率先在公文中用這一概念取代農曆元旦,逐漸流行開來。春節習俗至遲在漢代已出現,東漢崔寔《四民月令》記載,正月初一,人們“躬率妻孥,潔祀祖禰”。敬罷祖先,家人圍坐向長輩敬椒酒,初步形成祭祖和給長輩拜年的習俗。自那時起,春節伴隨華夏兒女度過了兩千多年的美好時光,一路走入二十一世紀。

一百年前,如果有人説春節會衰微,春節需要“保衞”,定會被笑掉大牙;一百年後,當學者們開始呼籲“保衞春節”,越來越多的民眾心有慼慼焉。如今,“年味”變淡已是不爭的事實,我們似乎有理由為春節的未來擔憂。我們會失去春節嗎?過春節對中國人究竟意味着什麼?傳統節日如何適應快速轉型的現代社會?辛丑春節到來之際,探討這些問題不是沒有理由的。春節作為中國傳統節日的代表,與其所代表的文化傳統一樣,亟須轉型。

春節習俗形成的原因

(一)黃河流域農耕文明自然演進的結果

黃河文明是農耕文明。農耕文明的最大特色是以種植代替漁獵,農作物生長離不開日照、水源和土壤,掌握農時成為剛需。《尚書·堯典》記載,堯在位時,“乃命羲和,欽若昊天曆象——日月星辰,敬授民時”,説的就是古人觀天文,制曆法。如果説後人對《尚書》記載的真偽尚存爭議,近年來山西襄汾陶寺遺址古觀象台的發現則證明了《尚書》的記載絕非空穴來風。堯的時代,黃河文明還處於新石器時代,農業生產力極度落後,當時的人們居然還有“閒心”觀測天象,目的自然是為掌握農時。只有制定曆法,掌握農時,糧食生產才能順利進行,人類方能獲得穩固的食物來源。

傳統曆法的產生為春節誕生奠定了基礎。春節之所以成為歲首,與太陽運行規律有關,此時太陽正返回北迴歸線,黃河流域天氣轉暖,日照時間變長,農作物具備了播種條件。若以日影變化規律論,冬至為歲首最合適,然日影最長之時,黃河流域尚天寒地凍,無法進行農業生產,這就是為什麼古人最終將歲首定在春季,“一年之計在於春”,歲首設定完全符合黃河流域的農業生產規律。

(二)大一統國家形態的必然要求

秦漢以降,中國結束了長期分裂割據的局面,由分裂走向統一。大一統國家的出現對於春節的形成至關重要,大一統實現了兩個統一:一是空間上的統一,“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”。二是時間上的統一,地無分南北,人無分種族,生活在同一套時間制度下,形成共時狀態。共時性生存對於春節的形成意義巨大,我國幅員遼闊,南北相距五千多公里,跨四五個氣候帶,當黃河流域春風拂面,長白山正白雪皚皚,南方的海南島則烈日炎炎,氣候差異如此巨大,卻不妨礙中國人在同一時間過春節。

(三)中國人在長期社會實踐中所形成的生活節律

人類是有自主意識的高等級動物。人需要勞動,也需要休息,休息和娛樂的需要為春節習俗的產生提供了動力。春秋戰國時期,子貢看到老百姓在春節期間行為乖張,非常不解,問道於孔子:“一國之人皆若狂,賜未知其為樂也。”孔子答曰:“百日之勞,一日之樂。一日之澤,非爾所知也。張而不弛,文武弗能,弛而不張,文武弗為,一張一弛,文武之道也。”

孔子的意思是,人類有自己的生活節律,可以用“張”和“弛”來概括。勞動是“張”,休閒是“弛”。“張”與“弛”結合,才是生存之道。孔夫子的這番話,道出了春節習俗產生的奧祕。

綜上所述,春節習俗不是古代聖賢的創造發明,也不是帝王的心血來潮,它是華夏文明歷史演進的必然結果,是億萬民眾在征服和改造自然過程中所形成的生命律動。

春節習俗面臨的挑戰

自鴉片戰爭以來,中國社會便開啓了轉型之路。社會轉型主要體現在兩大方面:一是從傳統農業國向現代工業國轉型;二是從封建帝制向民主共和體制轉型。社會轉型對於春節的衝擊無疑是巨大的,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:

(一)春節的歲首地位遭遇挑戰

近代中國的社會轉型是在西方列強優勢地位的威逼下發生的,最初的轉型就是學習西方,向西方看齊。為儘快實現工業化,中國放棄了使用兩千多年的農曆,改用西曆,改歷的初衷便是為“進於世界大同”。民國改歷後的一個多世紀裏,儘管民間仍視春節為歲首,但春節的歲首地位失去了合法性支撐。民國政府為推行西曆,規定春節不放假,甚至禁止民間售賣農曆。行政力量對農曆的干預,削弱了春節的傳承基礎。

(二)固步自封的節日傳統

一百多年來,中國社會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,春節習俗卻沒有跟上時代的腳步。一方面春節習俗在社會發生轉型後幾乎沒有改進,以過節方式來説,在傳統農業社會,春節主要以家庭為單位,以血緣和親緣關係為紐帶,這種做法與傳統的農耕生產方式有關,由於農業生產以家庭為基本單位,所以人們更加重視家庭、血緣和親緣關係。工業化時代,人與人之間的社會協作早已超出了血緣和親緣關係範疇,春節期間的年俗活動並未跟上時代發展,仍侷限於家庭和家族內部,於是就出現了一家人圍坐在一起,各自埋頭髮朋友圈的情況。再比如鞭炮、春聯等節日用品,在上千年的時間裏幾乎沒有任何改進,甚至連春聯上的吉祥語都很少發生變化。春節存在的社會基礎已然發生變化,舊習俗如果不能跟上新時代,脱節和不適應就變得越發顯明。

(三)現代生活方式的衝擊

在傳統社會里,日子緩慢而悠長,人們可以從容不迫地準備春節的各項慶祝活動。有的地方從臘月就開始籌備過節,所謂“臘八祭灶,年下來到”是也;有的地方要到整個正月過完,慶新年活動才算結束。如果從臘月算起至正月底結束,籌備和慶賀新年的時間長達兩月之久!這種緩慢節奏豈是惜時如金的現代社會所能承受!如今,中國人通常能接受的春節時間已經縮短至7-8天,隨着生活節奏加速,節日時間還會縮短,程序也將進一步趨於簡化。現代生活方式的變化還體現在居住方式上,大家庭越來越少,家庭規模小型化成為趨勢;聚族而居越來越少,分散居住成為常態,這些變化無疑都會對傳統春節習俗造成衝擊。

(四)全球化帶來的文化衝擊

全球化時代,文化的同質化現象日益加深。外來節日新奇、浪漫、時尚,對中國的年青一代有很強的吸引力。西方節日具有排他性,會對本民族的傳統節日造成衝擊。外來節日對民眾的影響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:一是改變民眾傳統的行為習慣,一部分民眾會放棄自己傳統的節日;二是借傳統節日之名,推外來節日之實,與傳統文化爭奪受眾。

春節作為“節之大者”,其地位和影響力目前仍然不可撼動,但是遭受衝擊,遇到前所未有的挑戰也是不爭的事實。近年來,關於“年味”變淡、春節可能“消失”的話題即由此而起,我們不必過於悲觀,同時也應正視春節習俗遇到的問題,從尊重文化發展演變的規律出發,積極尋求對策。

春節習俗存在的價值和意義

歷史上曾有過許多節日,最後卻退出了人們的生活,例如寒食、上巳。春節能歷經兩千年而不衰,其魅力何在?其價值又體現在何處?

(一)春節習俗是中華民族的標識性文化

春節是全體中國人的節日,是中華文明在節日領域的典型代表。首先,從時間上説,春節是古往今來所有中國人的節日;其次,從空間分佈上説,春節習俗不僅分佈於祖國版圖內部,還廣泛分佈於中國周邊的漢字文化圈國家。隨着越來越多的國人到海外工作和生活,春節習俗呈現全球擴張趨勢。在很多國家,春節是外國友人瞭解中華文明的窗口,也是中華文化向世界展現魅力的重要契機。春節習俗是帶有鮮明中國特色的標識性文化。

(二)春節習俗在中國人的精神生活中佔據極其重要的地位

西方學者很早就發現,中國人雖然也有宗教生活,但並不會為某一宗教教義所束縛。儒、釋、道三教混元,彼此之間既不排斥,也不衝突,毫無違和感。之所以如此,是因為宗教信仰在中國人的心目中是一種工具理性,真正作為中華民族價值理性基礎的是深厚的民俗文化土壤,日本學者渡邊欣雄稱之為“民俗宗教”。春節習俗就是中國人的民俗宗教。春節期間的節俗活動圍繞一系列祭祀展開,人們祭天,祭地,祭祖先,拜灶君,接財神,遊火神,迎天官,忙得不亦樂乎。春節由此具有了神聖性,充滿了儀式感。中國人不需要像西方人那樣定期去教堂。因為中國人的神聖空間不在別人家的院子裏,而在自家房內,一年一度的春節帶給中國人心理慰藉和精神昇華。

(三)春節習俗幫助中國人實現週期性的社會動員

春節是一項浩大的系統工程,涉及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。從物資供應到人口流動,從生產到生活,再到旅遊休閒、文化娛樂,涉及面廣,工作量大,放在任何一個國家,都足以壓垮其公共服務體系。唯獨在中國,一切都井然有序,彷彿有一台超級計算機讓所有的準備工作自動化、程序化。毋庸諱言,一年一度的春節也給我們添了一些煩惱:“春運”,被擠爆的商場和景區,質次價高的年夜飯和永遠無法令人滿意的“春晚”。但從總體上看,這種週期性的社會動員利大於弊,它讓國家和民族總是保持適當的張力,增強了隨時應對危機和挑戰的能力。

(四)春節習俗刺激消費,拉動內需

春節是全民消費季,連“楊白勞”都要給女兒買根紅頭繩。中國人是世界上最喜歡儲蓄的人羣,儲蓄率高的反面是消費意願不強,在外向型經濟時代,高儲蓄率不僅不是問題,反而是美德。一旦經濟轉向內循環,如何刺激消費,就成為令經濟學家頭疼的問題。春節為刺激消費提供了契機,為提高節日生活品質,人們毫不吝惜地大把花錢,形成消費高峯。改革開放以來,除了物質消費逐年增加以外,人們在節日期間精神消費方面的投入也不斷增大,這對於轉型中的中國經濟意義重大。

春節的長盛不衰不完全是文化慣性使然,而是因為其在現代社會生活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,發揮着難以替代的作用。無論是堅定民族文化自信,還是中國經濟的良性發展,春節都有着非凡的意義。

春節習俗應該如何轉型

春節習俗之所以遇到挑戰,是因為民俗文化的止步不前與社會的快速發展相脱節。解決這個問題的途徑,就是要通過實現節日習俗自身的轉型。這種轉型概而言之,應當包括以下幾個方面:

(一)從傳統民俗節日向國家節慶文化體系轉型

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,春節文化建設就受到黨和政府的高度重視,每屆春節,國家領導人發表新春賀詞,政府舉辦春節團拜、聯誼會、聯歡會等,企事業單位也組織了各種各樣的節慶活動,起到了活躍廣大人民羣眾節日生活的作用。值得注意的是,在新中國成立的前四十年,似乎並不存在“年味”變淡的問題,也沒有人擔心春節會消失。所謂“年味”變淡,主要發生在中國經濟從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軌以後,隨着中國開啓大規模的城市化建設和現代化進程,關於“年味”淡化的議題才開始流行起來。究其原因,是因為實現經濟轉軌之後,原先有國家和單位承擔的文化職能開始推向市場,而市場又無法提供令人滿意的產品和服務。這一現象背後折射出的問題是,無論國家還是個人,都將春節簡單視為文化傳統,而非文化資源。傳統雖然得到了延續,卻沒有充分地開發利用。就春節在羣眾中的深厚基礎而言,只要加以開發利用,就會取得事半功倍的奇效。這比花大力氣去打造新節日,更容易獲得民眾的支持和認可。

(二)從民間自發的辭舊迎新向文化產業和文化事業過渡

傳統鄉土社會,春節期間的公共文化服務主要由會社和宗族來承擔,以祈求農業豐收和自娛自樂為目的。無論是從節日主題,還是從內容上看,都與現代民眾的節日需求相脱節。現代民眾的節日需求呈現多元化的特點,春節也應當變成一個主題多元化的節日,除了原有主題外,還可以根據現代社會需要,衍生出新的主題。春節還可以是購物節、戲劇節、音樂節、體育節、健康節、孝順節、愛情節。主題的多元化,有助於春節贏得最廣泛的民眾支持和參與,每一個人都能夠從中找到愛好,獲得樂趣,收穫喜悦和滿足。過春節的形式也應該多種多樣,逛廟會,洗温泉,登山,滑雪,遠足,一切有利於身心健康,有利於家庭和睦的過節形式都應該得到提倡,提升節日的幸福感與獲得感。

(三)從以小家庭為單位過節向鄰里、社區、社會集體過節轉型

隨着我國經濟和社會的高速發展,城鎮化趨勢越發明顯,城鎮化在提升社區居民生活品質的同時,不可避免帶來人際關係的疏離。一方面,樓上樓下,老死不相往來,這不是一種良性的社區人際關係。另一方面,人口老齡化和少子化也對我們的社會構成了挑戰,萬家團圓時刻,鰥寡孤獨的老年人如何過節?“老吾老以及人之老”,只有打破以小家庭為單位的傳統過節方式才能解決上述問題。應當鼓勵和扶持街道辦事處、居民委員會、業主委員會等社會組織,開展豐富多彩的社區文化活動,讓春節不再是“這裏的黎明靜悄悄”,讓久違的温情與熱鬧重返人們的節日生活。

春節不是過時的文化包袱,而是一筆高貴的精神財富,是我們先輩留給世界的一抹燦爛笑容,走在民族復興的大路上,中華兒女應當帶着這抹笑容去擁抱世界,擁抱春天。

(作者彭恆禮系河南大學口頭與非物質文化遺產研究中心、河南大學-河南日報黃河文化智庫專家)

文章刊登在《河南日報》2021年2月14日理論版,文章鏈接://newpaper.dahe.cn/hnrb/html/2021-02/14/content_475253.htm

錄入時間:2021-02-14[打印此文]【發香港的集運倉地址是哪裏】[關閉窗口]